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达的博客

平常的心

 
 
 

日志

 
 

【转载】京剧《贵妃醉酒》全剧  

2014-04-03 15:30:30|  分类: 影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秦楼月《京剧《贵妃醉酒》全剧》

《贵妃醉酒》全剧剧本: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第一场】

裴力士、高力士(内):嗯哼。   

[裴力士、高力士同上]   

裴力士(念):久居龙凤阙,  

高力士(念):庭前百样花。  

裴力士(念):穿宫当内监,

高力士(念):终老帝王家。

裴力士:咱家裴力士,  

高力士:咱家高力士。

裴力士:高公爷请啦。

高力士:裴公爷请啦。  

裴力士:娘娘今日要在百花亭饮宴,你我小心伺候。  

高力士:看香烟缭绕,娘娘凤驾来也。  

裴力士:你我分班伺候  

[〈二黄小开门〉牌子。六宫女持符节上。]  

杨玉环(内):摆驾!  

[杨玉环上,二宫女掌扇随上。]

杨玉环[唱〈四平调〉]: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万年欢>牌子]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奴婢裴力士/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杨玉环(白):二卿平身。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千千岁!  

杨玉环(念诗):丽质天生难自捐,承欢侍宴酒为年。六宫粉黛三千众,三千宠爱一身专。  

本宫杨玉环,蒙主宠爱,封为贵妃。昨日圣上传旨,命我今日在百花亭摆宴。  

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在。

杨玉环:酒宴可曾齐备?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俱已备齐。  

杨玉环(白):摆驾百花亭。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是! 摆驾百花亭啊!  

杨玉环 [唱<四平调>]: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 啊,广寒宫。  

[<哑笛>。众圆场。]  

裴力士、高力士:娘娘,来此已是玉石桥。  

杨玉环:引路。  

裴力士、高力士: 喳!摆驾呀!  

杨玉环(接唱):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裴力士:鸳鸯戏水。  
杨玉环(接唱):鸳鸯来戏水。  

高力士:金丝鲤鱼朝见娘娘。  

杨玉环(接唱):金丝鲤鱼在水面朝。啊,水面朝。  

[<哑笛>。雁叫声。]  

裴力士:娘娘,雁来啦!  

杨玉环(接唱):长空雁,雁儿飞。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阴,这景色撩人欲醉。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来到百花亭!  

杨玉环(接唱):不觉来到百花亭。  

[反<万年歌>牌子。众进亭]  

杨玉环: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在。  

杨玉环(白):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裴力士、高力士:喳!  

裴力士:喂,高公爷。  

高力士:裴公爷。  

裴力士:万岁爷驾转西宫啦,咱们得回禀一声。  

高力士:对,咱们得回禀一声。  

高力士、裴力士:启娘娘,万岁爷驾转西宫啦!  

杨玉环:起过。  

高力士、裴力士:喳! 

杨玉环:哎呀,且住!昨日圣上传旨,命我今日在百花厅摆宴。为何驾转西宫去了!且自由他。

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在。  

杨玉环:酒宴摆下。待娘娘自饮几杯。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裴力士、高力士分下。<傍妆台>牌子。裴力士捧酒盘上。]  

裴力士:娘娘,奴婢裴力士进酒。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裴力士:太平酒。  

杨玉环:何谓太平酒?  

裴力士:黎民百姓所造,名曰太平酒。  

杨玉环:好,呈上来。  

[<反小开门>牌子。裴力士向前进酒,杨玉环饮毕,裴力士下。二宫女捧酒盘向前]  

二宫女:宫女们进酒。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二宫女:龙凤酒。  

杨玉环:何谓龙凤酒?  

二宫女:三宫六院所造,名曰龙凤酒。  

杨玉环:好,呈上来。  

[<小开门>牌子。二宫女进酒,杨玉环饮毕,二宫女退后。高力士捧酒盘上]  

高力士:娘娘,奴婢高力士敬酒。  

杨玉环:高力士。  

高力士:在。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高力士:通宵酒。  

杨玉环:呀呀啐!何人与你们通宵!  

高力士:娘娘不要动怒,此酒乃是满朝文武不分昼夜所造,故名通宵酒。  

杨玉环:如此,呈上来。  

[裴力士暗上]  

杨玉环 [唱<四平调>]:通宵酒,啊,捧金樽,高、裴二卿殷勤奉啊!

裴力士:娘娘,人生在世……

杨玉环(接唱):人生在世如春梦。

高力士:且自开怀………..  

杨玉环(接唱):且自开怀饮几盅。  

[<万年欢>牌子。高力士向前进酒,杨玉环饮酒,微醉。]  

裴力士:高公爷,娘娘可有点儿醉啦,咱们留点儿神哪!  

高力士:小心点儿。  

杨玉环: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在。  

杨玉环:娘娘酒还不足,脱了凤衣,看大杯伺候。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柳摇金>牌子。杨玉环呕吐,扶桌立起,二宫女扶下。众宫女、裴力士、高力士随下。]

【第二场】

[接<柳摇金>牌子。裴力士、高力士分上] 

高力士:娘娘更衣去啦,咱们再来打扫打扫罢。  

裴力士:好,打扫打扫。  

高力士:裴公爷,咱们把这几盆花都搭过来,也好让娘娘赏花啊。  

裴力士:对,搭过来过过风儿。  

高力士:先搬这一盆。  

[二人搬花盆]  

高力士:这盆是什么花?  

裴力士:这盆是牡丹花,又名富贵花。  

高力士:不错,富贵花。这盆又是什么花?  

裴力士:这盆是玉兰花。来来来,再搬再搬。  

高力士:这边还有哪!这又是什么?  

裴力士:这叫海棠花。  

高力士:金丝海棠?  

裴力士:对,又叫玉堂富贵。  

高力士:玉堂富贵。来来,这儿还有一盆。好沉,这是什么?  

裴力士:这是兰花。您闻闻香不香?  

高力士:香得很。  

裴力士:这几盆摆在一块儿,可好看多啦!  

高力士:裴公爷,今天娘娘的酒性可够瞧的啦,咱们当差可多留点儿神!   

裴力士:对啦,再喝恐怕就要出情形啦。  

高力士:这也难怪。就拿咱们娘娘说罢,在这宫里头是数一数二的红人儿啦,还生这样儿气哪。如今万岁驾转西宫,娘娘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散去,借酒消愁,瞧这样儿怪可怜的。  

裴力士:可不是么。  

高力士:所以外面的人不清楚这里头的事,以为到了宫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享福哪!其实,也不能事事都如意,照样儿,她也得有点儿烦恼。  

裴力士:这话一点儿也不错。  

高力士:我进宫比您早几年,见的事情比您多一点儿;就拿咱们宫里说罢,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宫娥彩女倒有三千之众,都为皇上一个人来的;真有打进宫来,一直到白了头发,连皇上的面儿也没见着,有的是哪。  

裴力士:不错。  

高力士:闲话少说,办正事要紧。  

裴力士:什么正事?  

高力士:给他预备酒哇!  

裴力士:对,预备酒去。  

高力士:娘娘来了,快预备酒去罢。  

[二人分下。]

【第三场】

[接<柳金摇>牌子。杨玉环醉上,看花,闻花。裴力士持酒盘上。]  

裴力士:娘娘,奴婢裴力士进酒,请娘娘赏饮!  

[杨玉环欲饮,觉酒热,怒视裴力士。]  

裴力士:酒太热啦?
(急用手扇酒)酒不热啦,请娘娘赏饮罢!  

[杨玉环饮酒。裴力士以手拭汗下。高力士持酒盘上。]  

高力士:娘娘,奴婢高力士进酒。

奴婢高力士进酒,请娘娘赏饮!  

[杨玉环欲饮,觉酒热,怒视高力士。]  

裴力士:酒爆啦?
(急用手扇酒)娘娘,酒不爆啦,请您赏饮罢!  

[杨玉环饮酒。裴力士用手拭汗下。二宫女两边分上。]

二宫女:宫娥们进酒,请娘娘赏饮!

[杨玉环饮酒,醉呕。二宫女分下,杨玉环坐憩。裴力士、高力士分上。]  

裴力士:高公爷,娘娘今儿个喝醉啦!不想回宫,这可怎么好哇!  

高力士:咱们诓驾罢!  

裴力士:那要诓出祸来呢!  

高力士:不要紧,都有我哪!  

裴力士:都有您哪。好,咱们诓驾。  

裴力士、高力士:(同喊)万岁驾到哇!  

[八宫女分上。]  

杨玉环:哦!  

[唱<二黄倒板>]:耳边厢又听得驾到百花亭。  

裴力士、高力士:驾到哇!  

[八宫女扶杨玉环起立。]  

杨玉环[唱<四平调>]:哎…….吓得奴战兢兢跌跪在埃尘。  

[八宫女扶杨玉环同跪,裴力士、高力士两边随跪。]  

杨玉环:妾妃接驾来迟,望主恕罪。  

裴力士:娘娘,我们乃是诓驾。  

杨玉环:啊?  

高力士:我们乃是诓驾。  

杨玉环:呀呀啐!  

裴力士、高力士:哎哟,留点神哪!

杨玉环(接唱):这才是酒入愁肠人易醉,平白诓驾为何情!啊,为何情!

[<哑笛>。宫女扶起杨玉环,八宫女暗下。] 

高力士:裴公爷,我这两天有点儿闹肚子,得找地方走动走动,您得支应支应,我告个便就回来,你多偏劳偏劳罢!  

裴力士:您可快点回来呀!

高力士:我这就回来。(下)

裴力士:他走啦,我也溜了罢。(欲走。) 

杨玉环:裴力士!  

裴力士:(急返回)奴婢在。  

杨玉环[唱<四平调>]:裴力士!唉,卿家在哪里呀?  

裴力士:伺候娘娘。  

杨玉环(接唱):娘娘有话儿来问你;你若是遂得娘娘心,顺得娘娘意, 我便来、来朝把本奏丹墀。哎呀,卿家呀!  

裴力士:娘娘。  

杨玉环(接唱):管叫你官上加官,啊,职上加职。  

裴力士:谢谢娘娘,甚么差事呀?  

[<鹧鸪天>牌子。杨玉环做手势,命裴力士取酒。]  

裴力士:哦哦,我明白啦!您教我到外头拿酒杯、酒壶,您还要喝酒,是不是?娘娘,这酒喝得可不少啦!再喝可就过了量啦!喝大发了,万一出点儿错儿,我们可吃罪不起呀!我不敢拿去!  

杨玉环:呀呀啐!(打裴力士两颊。)  

裴力士:哎哟!  

杨玉环(接唱):你若是不遂娘娘意,不顺娘娘心,我便来,来朝把本奏至尊,唗,奴才呵!管教你赶出了宫门哪!  

裴力士:娘娘,您可别那么办呀!  

杨玉环(接唱):啊,削职为民。  

裴力士:娘娘,您饶了我吧!  

[<哑笛>。裴力士暗出门,高力士暗上。]  

裴力士:这个差事可不好当,这会儿高公爷也不知上哪儿去啦!  

高力士:劳您驾!  

裴力士:您来啦,我先偏您啦!  

高力士:怎么啦?  

裴力士:打了我三个锅贴儿。  

高力士:您不小心点儿么。  

裴力士:您在这儿盯着点儿。  

高力士:快回来,叫谁,谁伺候着。  

杨玉环:高力士!  

裴力士:听见没有?叫你哪!  

高力士:(急应)奴婢在。  

[裴力士暗下。]  

杨玉环[唱[四平调]]:高力士,卿家在哪里呀?  

高力士:伺候娘娘。  

杨玉环(接唱):娘娘有话儿来问你,你若是遂得娘娘心,顺得娘娘意,我便来,来朝把本奏君知,哎呀,卿家呀,管教你官上加官,啊,职上加职。  

高力士:我谢谢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反八岔>转<门蛐蛐>牌子。杨玉环做手势,指桌子,又往外指。]  

高力士:您让我叫几个人来,把这张桌儿抬到那边高坡上,在那儿饮酒,眼亮,是不是?  

[杨玉环摇头]  

高力士:不是?  

杨玉环又做手势,仿皇帝整冠理髯,双手比酒杯,做对饮状。]  

高力士:哦,您让我去西宫,把万岁爷请来,跟您在一处饮酒,是不是?  

[杨玉环点头,挥手命高力士去。]  

高力士:我不敢去,梅娘娘生气要打我的,您派别人去罢,我不敢去。  

杨玉环:呀呀啐!
(打高力士两颊。)

高力士:哎哟!

高力士:哎哟!
杨玉环(接唱):你若是不遂娘娘意,不顺娘娘心,我便来,来朝把本奏当今,唗,奴才呵!

管叫你赶出了宫门!  

高力士:娘娘,您开恩,别那么办!  

杨玉环(接唱):啊,碎骨粉身。  

高力士:我实在是不敢去呀,您派别人去罢,我怕挨打。  

[<八岔>牌子。杨玉环拉住高力士衣袖缓行,高力士跪步随行,杨玉环无意中把高力士帽子摘下,遂以帽向高力士戏耍,高力士不知所措,杨玉环最后将帽顶在自己的凤冠上。]

高力士:娘娘,那是我的帽子。您戴上?好,冠上加冠!您把帽子赏给我罢。

[杨玉环仿男子行走。后将帽子抛与高力士,高力士接住。八宫女、裴力士暗上。] 

杨玉环[唱<四平调>]:杨玉环今宵如梦里。想当初你进宫之时,万岁是何等的待你,何等的爱你,到如今一旦无情明夸暗弃,难道说从今后两分离!  

裴力士、高力士:天不早啦,请娘娘回宫罢!——请娘娘回宫啊!  

[二宫女扶杨玉环]  

杨玉环:摆驾!  

裴力士、高力士:喳!  

杨玉环(唱[四平调]):去也,去也,回宫去也。恼恨李三郎,竟自把奴撇,撇得奴挨长夜。  

回宫。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杨玉环(接唱):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  

[<尾声>二宫女扶杨玉环下,六宫女、裴力士、高力士随下。]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