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达的博客

平常的心

 
 
 

日志

 
 

徐福竟是日本首位天皇  

2014-10-11 10:38:37|  分类: 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福竟是日本首位天皇        
来源:红潮网
   羽田孜的中国情结反映相当一部“归化人”心声。迄今依然有人认为,“万世一系”的日本首任天皇“神武天皇”就是秦人徐福。

    世所共知,日本是东方世界浸染华夏文明最深的国家,可以不加“之一”。早在中日第一次对垒八百年前,日本人的构成里,就有一部分“华夏因子”。

    日本是个单一民族的国家,但这并不表明大和民族全是土生土长的四岛人。日本史公认,本民族一部分来自中国大陆和朝鲜,他们称这部分移民为“渡来人”,也叫“归化人”。 由古沿今,许多“渡来人”成了日本显赫家族。如岛津氏、服部氏、长宗我部氏。他们大多宣称是古代中国名人的直系后代,长宗我部氏更是指名道姓为秦始皇后代。日本史传,长宗我部氏系秦始皇后代“弓月君”来到日本后的改姓。作为“秦始皇十五世孙”,“弓月君”为逃避战乱与迫害,应日本应神天皇邀请,东渡日本,引导日本人养蚕和织布,教习财务,被日本奉为“融通王”。

    这就是中国“渡来人”为什么大多成为日本上流社会一员的原因。“文明使者”受到日本贵族的青睐而融入一体,这些人集中在日本文化发祥地奈良一代定居,他们的一些后代精英甚至成为创造日本历史的大人物。如日本战国名将岛津义弘、岛津齐彬、长宗我部元亲,都是“渡来人”后裔,在创造日本战国史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现代一些日本名流,诸如在20世纪八十代的中国创造过“幸子潮”的著名影星山口百惠、出任过日本第80届首相的羽田孜,亦念念不忘自己的中国“渡来人”身份。羽田孜两次到访中国,拜谒徐福故里(江苏省赣榆县),多次向中日媒体声称:“祖上姓秦”、“身上有徐福的遗传因子”。羽田孜的中国情结反映相当一部“归化人”心声。迄今依然有人认为,“万世一系”的日本首任天皇“神武天皇”就是秦人徐福。

    神武天皇的原型到底是不是徐福?这个论证未果的千年课题,几乎成为中日血缘关系上的“哥德巴赫猜想”。以日本现存的遗迹看来、两千多年前,确有载有徐福和5000名童男童女的中国那个庞大的东渡船队到了日本,但没有撑得住的文字考据能证明、徐福就是日本第一任天皇“神武天皇”。

    据《日本书纪》记载:“公元540年,召集秦人、汉人等诸番投化者,安置国郡,编贯户籍。秦户人数,总七千五十三户。”

    由此可知,秦汉时期中国内地移民定居日本的人数相当可观。所以,考证徐福是否“日本首任天皇”无可定论,而说徐福团队是大和国移民一部分却十分靠谱。 实际上,在历史中,中国大陆移民日本情形多次发生,大规模的“移日潮”一共有四次,分别是在秦汉、魏晋、隋唐、宋明。古代中国人移民日本,战乱是一个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文明远播。就地理位置而言,中国北接朝鲜,南连越南,他们都与中国大陆直接接壤。日本与中国隔海相望,不是离中国最近的东方国家。但是,华夏文明之于日本的影响,在东方诸国中却位列第一。众所周知,越南的前身南越国系中国秦朝县令赵佗开创,始建公元前203年,赵佗由是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南下干部”。赵佗给南越带去了琴棋书画和华夏文字,对越人而言,既是“天子下凡”,又是“华夏文明的第一使者”。但即便这样,如果论及传播文明起始时间,羽田孜的先祖徐福还是比赵佗稍早些,《史记》记载,公元前219年、210年,作为中国第一个皇帝信赖的“齐人”徐福,为秦始皇入海求仙,两赴东渡,第一次到达“平原广泽”(多指日本九州岛),第二次“止王不来”。可见,他比赵佗出国至少早了十几年。不仅如此,还有“干部资历”,徐福的级别也比赵佗大。诸多史书给予徐福诸多头衔,归纳起来,集中两职:御医,“准国师”。“准国师”高位岂是区区岭南县令能比得?所以,如果说赵佗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南下干部”,那么徐福则堪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驻外高干”。无论从哪方面讲,广纳“渡来人”的日本都应该称得上是华夏文明“传播无疆界”的第一受益人徐福竟是日本首位天皇 - 刘达 - 刘达的博客
                                                                                          徐福东渡塑像

    徐福的东渡之谜

    秦始皇并吞六国,统一全国后,位高权重,而最盼望的就是长生长寿,后来听人说东海上有蓬莱仙鸟,那里有服后可以长生的灵芝草,就派徐福率五百童男童女和三千工匠,东渡大海,后来秦始皇至死也没盼来徐福的消息。

    徐福到底去了那里呢?有人说那时航海技术差,碰到大风浪,全部覆没。而史籍中最早记载徐福史事的是司马迁,可是没有讲明徐福浮海到了何处。后人以为是台湾或琉球,也有说是美洲,但大多数认为是日本。最初提出徐福东渡日本的是五代后周和尚义楚。

    称:“日本国亦名倭国,在东海中。秦时,徐福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此国,今人物一如长安。……又东北干余里,有山名‘富士’亦名‘蓬莱’……徐福至此,谓蓬莱,至今子孙皆曰秦氏。”

    义楚称这一说法来自日本和尚弘顺。宋代文学家、史学家欧阳修也认为徐福东渡到日本.

    明初,日本和尚空海到南京,向明太祖献诗,提到“熊野蜂前徐福祠”。清末驻日公使黎庶昌、黄遒宪等人,都参观了徐福墓,并诗文题记。而徐松石在《日本民族 的渊源》中说,战国先秦时期,中国东南沿海民众大量往日本移民,徐福率领的童男童女是其中一队,“徐福入海东行,必定真有其事。”

    香港卫挺生着《徐福入日本建国考》,认为徐福就是日本的开国者神武天皇仲田玄,并认为他是颛顼之后徐驹王29世孙。台湾学者彭双松着《徐福即是神武天皇》一书,进一步充实卫挺生的观点。

    至今日本保存着不少徐福活动的遗迹,如和歌山县徐福和他的传员七人墓、徐福宫,九洲岛佐贺县“徐福上陆地”纪念碑、徐福的石家、徐福祠,另外又有奉祀徐福的金立神社等等。

    有些学者认为,徐福东渡日本只是传说,找不到可靠的历史文献来证明。更有人认为,徐福东渡日本的传说,是日本10世纪左右的产物,并非最先由中国人提出来的。徐福当时到的只是渤海湾里的岛屿,他在日本的事迹、遗迹、墓地,均属后人虚设。

    另外,又有学者认为,徐福东渡是历史事实,但不是去了日本,而是去的美洲,回为徐福东渡的时间与美洲玛雅文明的兴起相吻合,而日本与中国大陆相距甚近,根本不需要耗费巨资,数年才能抵达。人海茫茫,徐福东渡究竟去了何方,至今尚未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徐福竟是日本首位天皇 - 刘达 - 刘达的博客
                                                     徐福塑像 

    徐福东渡究竟去了何方?

    徐福东渡一事,最早出现于司马迁的《史记》。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徐福再次求见秦始皇。因为九年前第一次入海求仙药,花费了巨额钱财未果,这时徐福谎称由于大鱼阻拦所以未能成功,于是请求配备强弩射手再次出海。秦始皇便相信了徐福的谎言,第二次派徐福出海。

    徐福于是率“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工”,携带“五谷子种”,乘船泛海东渡,成为迄今有史记载的东渡第一人。对于徐福东渡,《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也有记载:“(秦始皇)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徐福东渡把秦代文明传入日本,促进了日本社会质的飞跃。徐福因此在日本被尊为农耕神、蚕桑神和医药神,日本纪念徐福的祭祀活动历千年而不衰。但是,自从司马迁在《史记》中第一次记载徐福东渡活动以来,也把与徐福有关的疑谜留给了后人。

    疑团之一,徐福东渡是否到达日本?关于徐福的目的地的问题,学术界大多数学者认为,徐福东渡确实到了日本,甚至有人提出,徐福到日本后建立了日本王朝,徐福就是神武天皇;也有学者对此一说法提出质疑。认为到了海南岛或者是朝鲜,还有人提出到了美洲。

    据《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的记载:“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可以推测徐福登陆地是一平原。日本是一个由三千多个小岛组成的岛国。本州、九州、四国与北海道是其中四个大岛,总面积达到37.67万平方公里。全国有24%的面积为平原。

    较大的平原有关东平原、浓尾平原、畿内平原等。除日本列岛外,其他岛屿没有“平原广泽”的地理特征。

    另外,徐福东渡日本,在后世的史书资料中也有记载。在《三国志·吴书·吴主传》中也有记载:“长老传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后汉书》中,把徐福入海求仙事件附在倭国之后。

    五代时期义楚和尚所写《义楚六贴》中提到:“日本亦名倭国,在东海中,秦时,徐福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此国。”在日本学术界,也有不少史料记述徐福到日本的情况,有《神皇正统记》、《林罗山文集》、《异称日本传》、《同文通考》等文献。林下见林在《异称日本传》中说:“夷洲、澶州皆日本。相传纪伊国熊野之山下有徐福墓。熊野新宫东南有蓬莱山,山前有徐福祠。”新井君美在《同文通考》中说,“今熊野附近有地曰秦住,土人相传为徐福居住之旧地。由此七八里有徐福祠。其间古坟参差,相传为其家臣之冢。

    如斯旧迹今犹相传,且又有秦姓诸氏,则秦人之来往乃必然之事”。和歌山新宫町《秦徐福碑文》这样描述:“今东海可当蓬莱者,无可舍皇国他求,则谓日本国,得其实也必矣。”

    在日本民间,徐福被尊称为农神、蚕桑神、医药神。还一些日本人认为自己是徐福的后裔,他们的根据是:在日语中,秦与羽田的发音相同。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就称 自己是徐福的后裔。他说:“我是秦人的后裔,我的姓在很早以前写作‘秦’,我当首相时,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对我的家族进行了调查,并在祖墓碑上发现了 ‘秦’字。”

    然而,有些学者认为,徐福东渡日本只是传说。日本古文献中载有徐福传说者以《神皇正统记》(1339年)为最早,其他大约是十七八世纪的记载,因此他们推断是受了宋元以来中国文献的影响。在隋唐时期,日本与中国交往极为频繁,但在文献之中却罕见“徐福”二字。

    又有学者认为,徐福东渡是历史事实,但不是去了日本,而是美洲,因为徐福东渡的时间与美洲玛雅文明的兴起相吻合。台湾前上海暨南大学教授、南京古物保存所 所长卫聚贤在《中国人发现美洲》考证,美洲特产四十多种动植物矿产为先秦人民所知。如《春秋》记载“六□退飞过宋都”,“□”即美洲特有的“蜂鸟”。

    是殷朝被灭国后,部分殷人逃到北美后,回国观光带回六只蜂鸟,齐桓公为纪念此次远征,特在旗上绘制“蜂鸟图”。聚贤认为哥伦布在发现美洲之前,已有多位中 国人到过美洲,故徐福后来东渡美洲很有可能。吴人《外国图》指出“亶洲去琅琊万里”,根据距离分析根本不是日本,而是美洲。

    最早记述倭国的《后汉书》是把亶洲与日本区别开来的。“亶”字有大岛的涵义,美洲大陆像“亶”字。故以字形命名。现在檀香山还遗有带有中国篆书刻字的方形岩石,旧金山附近也有刻存中国篆文的古箭等文物出土,所有这些都是徐福东渡美洲的明证。疑团之二,徐福东渡为何东渡?关于徐福东渡的原因,据《史记》所言,秦始皇不惜以巨资支持徐福东渡,是为了寻神山仙药,求长生不死药。《十洲记》也这样记载:“秦始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数有鸟衔草,覆死人面皆登时活,有司奏闻始皇。

    始皇使使者赍此草,以问鬼谷先生,云是东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琼田中,一名养神芝。其叶似菰,生不丛,一株可活千人。始皇于是谓可索得,因遣徐福及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乘楼船入海,寻祖洲不返。”

    并非所有的言论都支持这种说法,还有不少史书提出了避祸说,《汉书》及《后汉书》中都有相应的记载。《汉书·郊祀志下》这样说:“徐福、韩终之属多赍童男女入海,求神采药,因逃不还,天下怨恨。”

    《后汉书·东夷传》说:“又有夷洲及澶洲,传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仙不得,徐福畏诛不敢还,遂止此洲”。

    唐代诗人汪遵在《东海》诗也写道:“漾舟雪浪映花颜,徐福携将竟不还。同舟危时避秦客,此行何似武陵滩。”作者把徐福入海不归比作陶渊明《桃花源记》所写的武陵郡渔人避秦乱而移居桃花源之事。

    南宋祖元和尚为了逃避元代的统治,也东渡到了日本。他有一首祭徐福的诗:“先生采药未曾回,故国山河几度埃。今日一香聊远寄,老僧亦为避秦来。”祖元把自己去日比作徐福避秦。日本新宫市徐福墓碑文也写道:“盖徐生之避秦……”还有一些人持“海外开发”的观点。他们认为,以秦始皇的雄才大略,绝不会轻信长生仙药之说,他派徐福出海,可能跟海外开发有关。《吕氏春秋·为欲篇》指出 了秦国统治者的理想:“北至大夏,南至北户,西至三危,东至扶木,不敢乱矣。”“扶木”就是“扶桑”,即后来所说的日本。秦始皇一再派徐福等入海寻找三神 山,决不是单纯为了采神药,而是为了把东方疆土开拓至日本。

    秦始皇统一天下只有十二年的时间,但是四次到东方沿海巡视,这说明他对东方诸岛的极大关注。有的学者说:“始皇东巡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东至扶木的理想,而 徐福探海东渡正是实现始皇理想宏愿的具体行动。”秦始皇曾琅琊刻石中说:“普天之下,抟心揖志。器械一量,同书文字。

    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又说:“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从中可以看出,秦始皇早有吞并日本之意,徐福东渡,或许正与此有关。

    疑团之三,徐福的船队从哪里启航?关于这一点的主要说法有:河北省的秦皇岛和黄骅附近说,浙江省慈溪和舟山说,江苏省海州一带(现在的连云港赣榆县)说,山东省登州湾(龙口市黄县)及胶州湾徐山(青岛)琅琊、成山头说。

    对于河北盐山县出海说的说法,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徐福入海确有其事,无棣沟入海处即徐福入海处,至今犹存的古秦台旧址就是见证。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二十八年),秦始皇东巡至琅琊,徐福第一次请求入海。

    因入海地点选择不当,中途受阻而归。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再次来到琅琊,徐福请求再次入海。他根据秦始皇的旨意,更换了出海地点,在原齐国旧地饶安(今盐山县旧县镇),经无棣沟入海。这次东渡到达日本一直未归。

    然而,最有可能的一种是琅琊出海说。徐福的渡海求仙,与琅琊的关系最为密切。秦始皇巡视天下曾三临琅琊,其间两次召见徐福。由于他上书地点在琅琊,其出海 准备工作和入海地点自然就是琅琊。《史记》这样记载,“(秦始皇巡幸江南),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琊。

    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

    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

    自琅琊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至平原津而病。”司马迁明确的指出,秦始皇与徐福自琅琊启航北上,绕成山至之罘,射杀一巨 鱼后,秦始皇返回至平原津而病,不日逝世。而徐福则自之罘射巨鱼后即远航异域,从中可以看到,徐福船队的启航港应是琅琊港。

    迄今为止,仍有众多有关徐福的疑谜无法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大海茫茫,徐福东渡之迷,遂成千古悬案。天皇起源的三个版本来

    根据日本史学界的公开材料,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在公元前660年即位,他一直被日本神道教传说为“天照大神”的后裔。而考古学上最早可考的天皇是第十代的崇神天皇。

    这使日本关于天皇的记载充满了许多断层,由此便衍生出了关于天皇起源的各种版本,一种最为普遍而又备受争议的看法认为:天皇的祖先很有可能是中国人或朝鲜人。血统说之一:中国人

    在中国史学界曾经比较盛行的观点认为,神武天皇就是当年秦始皇派遣出海求仙药的徐福。其最主要的历史论据是:根据《史记》记载,公元前210年,徐福奉秦 始皇之命,率“童男童女三千人”和“百工”,携带“五谷子种”,乘船泛海东渡,成为迄今为止有史记载的东渡第一人。

    不光中国人这么认为,连日本国内也有很多人持同样的观点。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就称自己是徐福的后裔。日本人都尊徐福为“司农神”和“司药神”。至今,日本仍保留着包括徐福墓、徐福宫、徐福上陆纪念碑在内的许多遗 址。每年秋季,佐贺县人民都要向供奉在“金主神社”中的徐福敬献“初穗”。每隔五十年,要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祭奠。

    但也有史学家认为这些不足以说明天皇起源问题。他们认为徐福东渡这个故事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争议,找不到可靠的历史文献来证明,即便是真的,《史记》中也并没有讲明徐福渡海到了何处。

    一些史学界观点认为,日本近代天皇制的确有些部分起源于中国,生活特色、信仰特征也比较类似。但这并不能证明中国人就是日本天皇的祖先。南开大学日本研究 院教授李卓认为:“虽然秦、汉代远古时期,中国战乱,有大批中国人逃亡到日本移居,(但日本天皇)是不是起源于中国很难说。”

    血统说之二:朝鲜人?

    与天皇血统来自于中国相比,天皇之根脉来自于朝鲜的说法似乎更具有遗传学上的“论据”。考古学家在1980年代,曾为一副日本原住民骸骨进行DNA测试, 得出的数据和现代日本人差异很大,仅和北海道一批现存的少数族裔稳定;东京大学医学院的德勇胜士也在2003年,比较了东亚各国人第六号染色体的HLA遗 传基因,结果发现日本人不像冲绳人或北海道阿伊族人,反而更像朝鲜人。

    另一个被广为流传的例子就是,明仁天皇68岁生日那天承认,桓武天皇的母亲是古代朝鲜百济王国一位国王的家族中人。他的依据是日本编年史上的明确记载:“公元781年即位的桓武天皇的母亲就是古代朝鲜百济王国的王族中人。”

    不过史学界对此也存有质疑:“明仁天皇之所以这么说,有可能出于其他的目的,比如外交的考量等等。还有即便最后证明是朝鲜人,这无形中给当年日本侵略朝鲜提供了很好的借口。”

    血统说之三:亚洲游牧民族?

    另有考古证据证实,古代的日本是由众多的部落国家以及自东北亚迁来的游牧民族融合演变而成。当时处于部落战争时期,由于生产力比较发达,所以来自中国和朝鲜的部落大王可能在战争中占据有力的位置,最终统一其它部落,并进而成为第一个天皇。

    从陪葬品的考古结果来看,早期天皇古坟的陪葬品以镜、刀为主要祭祀用品。而中期天皇古坟与早期古坟相比,陪葬品中多了很多大陆化的贵族生活物品,如金饰、 玉饰等,还出现了马具。部分学者据此结合其它史料认为,5世纪以后的天皇和此前的天皇实际上并不属于一个家族,目前的天皇家族是从北九州一带东征而来。

    部分史学家认为,天皇的起源最终可能还要从日本大和民族自身去寻找。

    日本国内争议不断

    日本人能容忍皇灵被“打扰”,而且可能有朝一日被告之天皇是外国人吗?关于日本天皇的起源,日本国内考古学界看法不一。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四年级的保田德明认为,“以前宫内厅以怕打扰天皇灵魂安息为由拒绝开放天皇陵,这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背后肯定有对皇室真正血统的担心。但天皇对于日本人来说还是个比较神秘的存在,如果什么都公之于天下,多少会有些抵触感。”

    虽然日本人现在已经不把天皇当神一般朝拜,但血脉论的争议充斥着日本各大网站的论坛中,其中包括很多关于天皇陵开放的讨论,很多人都对禁止进入天皇陵调查 的制度感到不满,认为有必要对考古专家开放。一位考古专家说,开放天皇陵甚至允许挖掘天皇陵,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但应该在技术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进行。

    早期皇陵身份成谜

    日本历史对天皇祖先的记载非常模糊,只说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后裔,一直到第十代的崇神天皇的身份才有实际文物支持。以至于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历史学家都认为,日本天皇的祖先根本不是本地人,而是中国人或朝鲜人。

    其实,不光学者怀疑,就连日本天皇本人也有所疑问。天皇明仁过68岁生日(2001年)时就曾谈起自己的先祖,他说:“就我而言,我感觉自己与朝鲜半岛有某种亲切感。据日本编年史记载,桓武天皇(日本第50代天皇)的母亲是古代朝鲜百济王国一位国王的家族中人。”

    日本考古协会的专家和其他一些学者也一直在恳求官方开放部分皇陵,以“验明正身”。但专门负责打理日本皇室一切事务——当然也包括皇陵的日本宫内厅以担心打扰已故天皇灵魂安息为由,一直拒绝向公众开放天皇陵墓。

    不过,在漫长等待之后,日本宫内厅能够答应开放皇陵。据了解,日本最大型及最重要的陵墓就是包括124位日本天皇在内的896个皇室坟地。这些皇室坟地 中,古坟大多利用天然地形造坟,建于山顶、山腰位置。根据古坟堆土的形式,有圆坟,方坟,前方后圆坟,上圆下方坟等等的区别。其中以前方后圆坟的规模最为 雄伟,形状也十分优美,再加上它是国外没有而日本独具的形式,所以可以把它称为日本高冢式古坟的代表。根据古坟外形的发展演变,一般又可分为前、中、后三 期。有趣的是,它恰好同日本国家开始统一、大和朝廷昌盛、最后走向衰亡这一过程相一致。

    座落于大阪府堺市大仙町的仁德天皇陵占地面积47万平方米,被认定为现存最大的天皇陵。日本人还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帝王陵墓,甚至大于胡夫金字塔和秦 始皇陵。19世纪,明治政府根据传说和部分日本史料,认定其中的部分古坟为古代天皇陵墓。但是,由于有关古代日本的史料极其缺乏,这些陵墓究竟是不是仁德 天皇或者其它天皇的,其实也很难确定。

    日本官方已经为8世纪前的绝大部分天皇分别认定了陵墓,比如奈良县的一座古坟就被认定为神武天皇的陵墓。打开这些“天皇陵墓”后,如果其中的遗体年龄与既有的说法对不上,将会对日本皇室的正统性构成极大的挑战。

    关于日本天皇的血脉一直有三种推断,天皇是起源于中国?朝鲜?还是亚洲的某个游牧民族?长期以来,由于日本皇室被神化、关于皇室的史料记载充满断层,日本 皇陵又严禁外人进入,天皇的“身世”始终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谜团。随着部分皇陵开放,日本国内对天皇血脉的争议越来越大,但是依照目前掌握的材料,还难以对 此下定论。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